第625章 困惑重重【第二更】

作者:跳舞的傻猫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万域天尊最新章节!

    陆峰跟着楚云松自空间中穿梭,来到一间隐蔽的密室内方才停下。

    这间密室简陋无比,不过却是有一道道淡淡的圣威留存,显然这是楚云松平日闭关的地方。

    楚云松没有太多架子,脸上带着柔和笑意,让陆峰在一旁的石椅上坐下。

    虽然眼前的青年仅仅说出了一个‘陆’字,但是以楚云松的智慧就可以其中所包含的意思。

    他既然能够拥有玉页,就必定是当年清虚圣师几个记名弟子的后人。

    只是,他没有猜到,眼前的陆峰是清虚圣师的亲传弟子。

    而此时,看着楚云松那张饱经沧桑的面容,陆峰的瞳孔中有一抹温润闪过,很想立刻说出他的身份和他相认。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这里毕竟不是隐堂,那里有他大伯陆九幽亲自坐镇,并且被封锁成一片隐蔽空间,任何消息都无法传递出去。

    这里是星落古城,即便他完全相信大师兄,可毕竟今日有很多人看见他来到楚家,难保不会出什么意外。

    一旦泄漏了消息,倒霉的不光光是他,还有整个楚家。

    现在的他,还没有准备好和穆星帝朝彻底撕开底牌的时候。

    他相信,这一天不会太过的遥远。

    看到陆峰那奇怪的表情,楚云松眉宇一凝,亲自给陆峰倒了杯热茶,笑着道:“不知道师侄来自何方。”

    陆峰的年龄做不了假,理所应当的被楚云松当成了子侄辈。

    听到楚云松的话,陆峰满嘴苦涩,他好想叫一声大师兄,轻抿了发苦的茶水,道:“楚前辈,晚辈来自于至天门。”

    “至天门,圣级势力。”

    楚云松点点头。

    当年至天门和天星皇朝的关系极为友好,那年大乱的时候至天门就曾偷偷庇护过不少皇朝之人。

    难保,他的一位师弟不会被至天门庇护下来。

    一念至此,他手中握紧的茶杯砰然破碎,瞳孔之中闪过一道寒光,犹如一道斩破天地的刀芒。

    当年的他若不是家族有事发生,恐怕也早以死在那场动乱中了吧。

    “你那传给你玉页的前辈有没有跟你说过些什么?”

    将心中那道浓浓杀意按压而下,楚云松试探的问道。

    那话中的试探陆峰自然听出来了,换做是他也不会如此轻易相信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而要想打探这种顾虑,只有说出一些他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千年之前,年仅十岁的楚云松被楚家老祖送到了天星皇朝,直到大变的前一个月才幸运的离开天星。

    可以说,陆峰和这位大师兄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当年楚前辈偷偷带着那时候的天星太子将皇宫内的一株难得一见的星辰古树上的果子给全摘了,被清虚圣师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楚前辈还曾经带着一众师弟溜出皇宫玩,差点惹出大事,作为大师兄的楚前辈独自承担了罪责。”

    “最有趣的是楚前辈悄悄皇宫内饲养的仙鹤蛋给偷了不少出来,带给师弟们一起偷偷给全吃了。”

    .....

    陆峰将一件件事情回忆的说了出来。

    “当年的我年少轻狂,干出不少有趣的事情,如今千年过去,我以成为一族之主,只是不知道当年的师弟们如何了,最让我痛心的还是当年的小师弟。”

    千年的时间发生了太多,他也是靠着运气才活下。

    随着陆峰将这一桩桩事情说出,他也不再怀疑对方的身份。

    毕竟这种事情,不是他当年的师弟们口述谁又能知道,就算是穆烟都不会知道。

    而现在,他看着陆峰的眼神格外的柔和。

    “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太久了。”陆峰神色黯然的说道。

    当年之变,他的师兄们几乎全都死在了他的面前。

    “大变之后,当年师尊如同发了狂般在废墟之中苦苦咆哮着,只不过当年毁灭的太过彻底,无论师尊如何疯狂都无法挽回这破碎的皇城。”

    楚云松脸上有着痛苦闪过,五指紧紧捏紧了血肉之中,闭上了眼睛。

    “师尊后来怎么了。”

    陆峰只知道师尊用五百年时光刻下了屠圣大阵,圣躯为阵眼,默默守护着废土。

    “当年天星大变后,我便急匆匆赶回了皇朝,只听到师尊口中不断重复着一句话。”楚云松道。

    陆峰漆黑的瞳孔闪过焦急,问道:“楚前辈,师尊说了什么?”

    “我还是没有能够挽救这场大变。”

    “我还是没有能够挽救这场大变。”

    陆峰不断的重复默念。

    那场大变指的就是天星惊变,满门染血。

    照这样说来,清虚圣师应该早就预料到天星会有一场大变,但应该只是模糊的知道点变故。

    他蓦地想起,在大变前的半年前,清虚圣师就神秘离开了,应该是找寻化解大变化解之法。

    但只是,还是失败了。

    而且陆峰又想起,几年前圣魂显现抹杀邪神后。

    那道圣魂曾经说过,这一难终究还是没有逃过。

    让陆峰困惑重重的是当年具体发生了什么,为何穆星帝朝会突然变得如此强大,偌大的天星覆灭的如此之快。

    就连父亲星帝,现在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他迫切的想要解开这一切的谜题。

    楚云松静静的看着陆峰,并没用出言打扰,他的心中同样有着痛苦,难以发泄。

    过了许久,陆峰才缓缓的抬起头来,看着大师兄楚云松,当年和他亲近的故人早以难寻几个。

    “师尊整整花了五百年时光,不惜消耗生命力,刻下八品屠圣大阵,连圣人进入都得被屠杀,也正是因为此,将师尊最后的几千年寿元耗尽,圣陨在此。”

    可以说,楚云松是亲眼看着清虚圣师刻画八品屠圣大阵。

    当年也劝过,但清虚圣师如同走火入魔般并不听劝告。

    “此后,每过十年我都会前往一次天星洲,在那皇城的废墟前亲自为师尊上香祭拜。”

    楚云松继续说道,他手指一扬,在那密室的暗格中悬挂着清虚圣师的画像,旁边还有一道时常拜祭的香炉。

    陆峰走过去,恭恭敬敬的走过去上了一炷香,心中泛起许多思绪。

    当年清虚圣师没有子嗣,待他如同己出,丝毫不吝啬的将铭纹一道的知识全部教导给他。

    “只是楚前辈,我有一事不明,为何穆星帝朝为何让你前去祭拜师尊?那边不是被帝朝全部占领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