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 何须解释【四更】

作者:跳舞的傻猫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万域天尊最新章节!

    被抛起的瞬间,藤真却是眼中闪过怨毒,浑身弥漫起血光,目光狰狞,暴喝道:“给我去死吧!”

    法相伴随着天象之力一起出现,似乎化为了一柄血剑般,荡漾起血色光波,洞穿天际间,飞掠向陆峰。

    然而,陆峰脸色平静无比,不曾出现一丝的慌乱。

    他的手掌光晕浮现,化为大罗封天之掌,古老苍莽的气息伴随着这一掌的波动直接轰碎了那柄血剑。

    磅礴到近乎骇然的波动,犹如江河一般,在藤真惊惧的面容之下席卷向他的身体。

    这一掌,就如五指大山般恐怖,顿让藤真感觉身体就像被撕裂了一般,浑身的骨骼根根寸断。

    又是一道凌厉的劲风轰彻而去,眼前天旋地转,整个人从高空之下被狠拍地面,砸出一个深坑。

    “这个家伙好狠的手段,以后藤真是没那个脸面嚣张了。”

    众人嘴角很抽了下,那藤真脸颊高高鼓起,肿的如一个包子,俨然看不清人形。

    伴随着一道咳嗽声,浓郁的血水中,藤真咳出了满嘴牙齿。

    “接下来,还有谁愿意上来赐教一番?”

    陆峰眼中凌厉涌动,那一股气势令血剑门之人纷纷退避开来,不敢去捋其锋芒。

    笑话,连藤真都不是他的对手,上去那不是自找苦吃。

    准圣强者就更不能上台,他们动手的话将会是更大的笑话。

    等了几十个呼吸,陆峰见没有人上台,冷笑道:“难道血剑门的人都没有再愿意上台领教一番了,这招牌那我便将其砸了。”

    一道流光暴掠而出,剑馆之内那血剑门主的画像和一块匾额在瞬间被震爆成齑粉。

    狼藉一片的剑馆,无数人哗然而起,今日这场子是真得被砸了。

    “你....”鹰钩鼻老者眼中怨毒凝固,随即低沉道:“今日我血剑门认栽,你踢馆成功了。”

    听得鹰钩鼻老者之言,陆峰摇了摇头,“光认栽还不够,这人你必须得交出来。”

    “想让我交人?痴心妄想。”

    那通灵剑体无比的重要,只要让血剑门少主拥有其部分能力,即便今日场子被砸了,日后也可以讨回来。

    “看来你血剑门也只能玩一些这种下三滥的勾当了。”

    陆峰的声音渐渐的冷了下去,凶戾逐渐的攀上脸庞。

    他掌中灼热漩涡迅速浮现,陡然之间其身形带起一股烈日光芒,猛地直冲向血剑门少主。

    “小辈,胆敢!”

    瞧得陆峰这番突然,鹰钩鼻老者怒喝一声,他的手中血气凝成长剑,泛起道道光虹,直扑而去。

    交手瞬间,强横的波动在剑馆内形成狂暴的飓风。

    短短刹那,剑馆被夷为平地。

    而这一下可不仅仅是砸场子那么简单了。

    鹰钩鼻老者血印骤然拍去,其雄浑力道令得陆峰闪暴退数步,脚下踩出几道深坑,方才稳住身形。

    “大玄劲!”

    风起云涌,青色圣元化为匹练,宛若一根长鞭般骤然抽向鹰钩鼻老者,逼得他不得不闪避开来。

    力量扭曲成的飓风,在陆峰身周成型,趁着鹰钩鼻老者被玄青缠住的时候,他猛地一踏脚掌,身形犹如流光般暴冲而去,一掌轰出的瞬间,那血剑门少主身周形成了空间禁锢。

    而这血剑门少主不过刚刚达到八变,根本没有本事撕开空间禁锢。

    鹰钩鼻老者暴怒,但回身乏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峰抓住血剑门少主。

    夷为平地的剑馆内一时间安静了下来,无数人目光震惊。

    玄青与对方互拼一场,回到陆峰身边。

    “给我放下少主,否则后果定让你难以承担。”

    鹰钩鼻老者胸膛起伏,暴怒无比。

    “这人你交是不交?”

    此时,陆峰的手掌扣在他的脖子上,其力量令得对方面红耳赤,不断有血沫喷出。

    而脸上的冷漠,让人丝毫不怀疑此人会动手杀了血剑门少主。

    鹰钩鼻老者见状,也冷静了下来,那股气焰顿时消失,声音软道:“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动手,若是少主出了任何意外,门主断然不会放过你。”

    “哦?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陆峰冷笑一声,毁灭之力冲进血剑门少主体内,满身骨骼几乎都要爆碎成粉末。

    血剑门少主连连惨叫,眼中惊恐骇然。

    “你.....”鹰钩鼻老者投鼠忌器,目光连连闪烁,“人是门主让我们抓的,想要放,那就得门主回来,老夫没有这个权利做主。”

    “那既然如此的话,等你们门主回来,他恐怕就将是一个废人了。”

    陆峰岂会相信鹰钩鼻老者的鬼话,指尖泛起一道真元,对准血剑门少主腹部欲要狠狠的刺下。

    “慢着,我们放人!”

    瞧得陆峰这般下手狠辣,鹰钩鼻老者连忙喝道。

    在这种无奈之下,他挥挥手,令人将心妍和云阳带了过来。

    陆峰对玄青使了一个眼色,后者顿时将人带了回来。

    “以后你血剑门在想抓人的话,可就不仅仅是踢馆那么简单了。”

    陆峰劲风一扬,如个沙包般将血剑门少主直接扔了回去。

    在听到此言,那话中的凶狠让人丝毫不怀疑这是在威胁血剑门。

    又看到陆峰如此霸气的一面,围观者嘴角抽搐。

    那血剑门少主虽然捡了一条命,但下手这么狠难道不怕血剑门主报复吗。

    要知道,那个家伙一向疼爱这个儿子。

    “我们走吧。”

    陆峰刚欲转身离去,却是见到一批身穿灰衣的武者急匆匆的朝着剑馆走来。

    “血剑门的怎么这般无用,连剑馆都被夷为平地。”

    这群灰衣武者目光一沉,看到被打成猪头的藤真还有骨骼粉碎的血剑门少主,露出了一道嘲笑之声。

    “藤真你怎么变成这般模样了。”有一个灰衣武者在嘲笑了藤真一番后,森寒目光冷看陆峰道:“站住,将血剑门毁成这样,就想这么离去?”

    “你鬼剑门难道也想插手此事,就不怕我也将你们的剑馆也给踢了。”

    陆峰看了眼灰衣武者胸口的徽记,脸上有着一道灿烂的笑容。

    “我鬼剑门可不是血剑门这种废物,但毕竟是下属附庸,阁下将此地毁得彻彻底底,需要给一个解释出来。”

    虽然踢得是血剑门的馆,但谁都知道这血剑门是鬼剑宗的人,这也就是打他们的脸。

    “笑话,我陆峰行事,又何须向你们来解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