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8章 胥无法

作者:跳舞的傻猫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万域天尊最新章节!

    一缕缕游丝状的生命气息在以一种难以微查的速度缓缓注入进生死剑内。

    陆峰眉头一扬,在得到八品真谛的他对铭纹力量格外敏感,惊奇的发现在剑身内有着一种隐匿的难以寻查到的阵法在引导。

    而随着那些微弱生命气息的涌入,一些断掉或者毁坏的居然在慢慢的修复着,绽放出了原本该属于它的光辉。

    “原来如此。”

    陆峰心有所悟。

    难怪生死剑圣在当年寻遍一域的铭纹圣师,都没有人能够替他修复生死剑。

    原来生死剑铭纹需要从内部修复,并且需要生命精粹才能够将其引动,然后将其缓缓的复原。

    不是铭纹师的他根本就察觉不到这种波动。

    其实,就算生死剑圣知道这个办法,他也无可奈何。

    若不是有了八品真谛在身,陆峰也察觉不到,更不要说找出办法了,并且以自身的造诣来做缓缓的引导了。

    这几乎已经超越了七品铭纹圣师该拥有的造诣。

    那么,现在就拿这胥家的圣境来修剑吧。

    旋即,陆峰便是冷冷一笑,铭纹阵法被他引动,刹那之间那股抽取生命的力量就如洪水般爆发。

    感受着体内的力量在迅速被抽取,那一圣一脸惊恐,可即便他拼命挣扎,此刻都难以逃脱陆峰的手掌心。

    一具尸体如同干尸一般,如同失去了水分,缓缓的倒了下来,在眉心中还破开了一个大洞。

    陆峰感受着生死剑的铭纹,许多干涸断裂的地方都已经微微绽放开了光芒。

    他也是感觉到惊奇,生死剑的炼制手法太过玄妙,哪怕以他如今的铭纹造诣都觉得不可思议。

    见证同伴以这种悲惨的方式陨落,还有一圣眼神怨毒无比,便是长啸一声:“陆峰!”

    “不要着急,接下来就轮到你了。”

    陆峰眼神冷酷,生死剑挥动的刹那就有一道阴暗的死亡天幕席卷而来,无数道黑色的剑气带着剥夺一切的意志呼啸的盘踞了圣气。

    那尊圣者虽极尽抵抗,但他的强大奠基于两人联手的状态下,不然的话也就仅仅相当于较强的上位圣境。

    圣力肆虐在身周,陆峰的浑身在死亡天幕下又是截然不同的光明,一只手洞虚了空间,径直拍在那尊圣者的天灵盖上。

    空间仿佛发生了转变,陆峰就是一剑顺着天灵盖的伤口毫不留情的刺了下去。

    死亡的铭纹诡异的闪烁着幽幽的寒芒,他的结局自然是如先前一般,被生死剑汲取干了力量。

    精神意识探进生死剑内,陆峰欣喜的发现内部破碎的铭纹至少修补了十分之一。

    剑丝在两具圣尸上一划,两颗还滴着血的头颅就是赫然呈现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胥河听到那边的惨叫声,突然见到这一幕时,脸庞青筋爆起,狰狞的喝道:“陆峰,你竟敢杀我胥家的冰火二圣,我要让你偿命!”

    上位圣境的强者已经是一个家族最顶尖的支柱,胥家花费了无数心血宝物所培养出的冰火二圣,如今却成了陆峰的剑下亡魂。

    陆峰冷笑一声,道:“杀了就杀了,你还能如何。”

    “不错,陆峰说得对,杀了也就杀了,当年杀皇朝之人怎么不见你们手软,要打开墓林时又怎么不见你们仁慈。”

    上官碧落俏脸绷得很紧。

    胥河顾不得愤怒,他又看到噬龙大都统在陆九幽的手中完全是被蹂躏,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如果不是身为龙族,皮糙肉厚的后,早就成为了一条死龙。

    血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双方的交手,鲜艳而又残忍,每时每刻都有大量的鲜血洒落。

    虽然陆峰这边也有着伤亡,但来此的都是强者中的强者,显然是胥家和噬龙军的伤亡要惨烈的多。

    而没了冰火二圣,陆峰犹入无人之境。

    所过之处,灰飞烟灭,没有谁可以阻挡他的锋芒。

    胥河的心在滴血,胥家好不容易才积攒起的实力,如今却被这般屠戮着,连连发出咆哮般的怒吼声。

    “在叫也没有用。”上官碧落冷冷一笑。

    “胥河,最后的底牌你还要留到什么时候,再不用出来,难道你等死不成!”

    化身成千丈巨大本体的噬龙大都统,又惊又怒。

    他的浑身龙鳞尽碎,虽然他也是半步古圣,可陆九幽实力本身比他要强,而那无处不在的九幽之力更是魔影般时刻爆发出最为致命的力量。

    “请老祖现身!”

    胥河大吼了一声,在悲痛之中,一道小巧的古碑就是打了出去。

    “还有老祖?”陆峰脸色一沉。

    “轰轰轰!”

    就在此时,在某处更深的大地之内,一股磅礴浩瀚的气息突然间炸裂开来。

    晶莹的五色光芒万丈喷发,一块巨大的水晶柱之内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里面封存着一个紧闭着双目且白发苍苍的老者,就如同死去了一般。

    “还请老祖现身,护我胥家!”

    胥河顿时跪拜在了老者的身前,眼神中怨恨无比。

    一瞬间,陆九幽眸光深幽,直直的看着那个老者,沉凝道:“胥无法....”

    “呵呵,没想到隐堂之主陆九幽还记得老朽的威名,实在是受宠若惊,这群不成气的后辈,竟然被逼到了这种地步。”

    水晶柱内的老者缓缓睁开了双目,一股死气弥漫而发。

    他的身份很是特殊,可以说是万年前的人物,是和第二代皇主齐名的强者,不过早就有几千年没有现身过了。

    “你不是已经坐化了吗?”陆九幽直接道。

    他记得,胥无法在自己接掌隐堂不久后就传出突破半步古圣失败后,坐化的消息。

    “老朽有幸,得到了一块由精神力古圣之力所凝聚的水晶柱,将自己封印在了里面,这才苟延残喘到现在。”胥无法淡然道,并没有因为眼前的血腥而有任何的愤怒。

    陆九幽一声冷笑,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难道胥无法你以为光凭你这将死之身就可挡得住我陆九幽?”

    “自然比不上你,而且老朽也从没奢望过凭这腐朽之身挡住你,只是,这些后辈虽然不争气,但也不能就此灭亡啊。”

    胥无法发出了一声长叹,封存他的水晶柱寸寸崩开,一圈圈神异的光芒不断的喷涌而出,化为漫天的彩霞。

    “来吧,就让我看看你如今还剩下了几分力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