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5章 明争暗斗

作者:跳舞的傻猫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万域天尊最新章节!

    “你在说我不敢?”原剑山气场飞扬,无相剑气睥睨纵横,宛若绝世存在,“太过可笑,就凭你还没有这个资格在我面前说这两字。”

    “嘿嘿,那就在好不过,不过这酒杯有些小,用这个正好合适。”

    这时候,阎寒取来了一个大杯,对着陆峰一举,“兄弟,给这原剑山满上,不要跟他客气。”

    陆峰乐得如此,大量的神雷之液和酒水混合,弥漫出无匹的雷云,连那轮大神通凝聚的明月此刻都被遮蔽了。

    “既然来到我阎魔城,那就是客,今日我阎寒先干为敬!”

    阎寒仰头一饮为尽,神雷之力在体内纵横,浑身金光和雷光同时呼啸而起。

    虽然浑身被电得冒起了大量的黑烟,甚至都闻到了烤肉的味道,但阎寒依旧大喊痛快。

    “这阎寒倒也有些本事,区区王族的人居然凭肉身就抵抗了神雷的力量。”月泪儿道。

    月华音倾国倾城的一笑,道:“不要小看阎魔族人,他们天生好战,而且得自诸神时期一个被灭绝的魔族传承,假以时日,未免不会出世界古圣,真正跻身顶尖魔族一列。”

    然而此时,原剑山望着碗中的酒水,眉头深深皱起。

    无相剑法追求的是强大的攻击力,并不修炼肉身,即便他是顶尖大圣,一旦将这酒喝入最脆弱的腹中,也不会好受。

    “怕了?怕了可以不喝。”阎寒开口,毫不掩饰的讥讽。

    “剑山学长会怕你一个魔族?真是言天下之笑谈。”

    当即,薛威主动站了出来,大声喝道。

    原剑山狠狠瞪了薛威一眼,此人的马屁拍得也太不是时候。

    不过他说得也对,在月华音面前他自然不会退缩,体内便是运转起无相剑气,在世界之力的保护之下将这碗酒水喝了下去。

    顿时翻江倒海,此刻他根本感觉不到仙神酒的美妙,他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快要被摧毁了,就连无相剑气现在都不能够完全挡住神雷之力的冲击。

    “要是受不了,就不要再忍耐了。”阎寒刺激着原剑山,他嘴巴越发的恶毒,“你原剑山就是虚伪,明明受不了了,还在装什么翩翩公子。”

    原剑山眉头紧紧皱起,他的修为毕竟高深。

    虽然肚子里的滋味很不好受,但还是生生压了下来,口中长长的吐出一口雷鸣之气。

    看上去好像没有任何事情,但原剑山却清楚的知道,就那一杯酒让他五脏六腑遭受到了破坏,受到了内伤。

    “好!不愧是原剑山,果然豪迈,要不要再来一碗,我阎寒今日陪你!”

    阎寒大笑一声,大有一副不把原剑山喝吐血不罢休的架势。

    “阎寒你也不要太过分了,谁都知道魔族强者体魄强大,而剑山乃是人族,天生不精通体魄一道,你若真得不服的话,不如就拼拼真正的实力,而不是用这种卑劣的手段。”

    原剑山不好开口拒绝。

    但古林却好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看出了他的意思,出声大斥。

    “哼,古魔族之人。”阎寒脸色显然不悦。

    “阎寒兄,既然没人陪你对杯,我陆峰陪你喝个痛快如何。”

    淡淡的声音,在此刻响起。

    “这里还有一个人族兄弟豪迈,不过这酒虽好,但若是撑不下去的时候可不要勉强。”阎寒豪放一笑,“原剑山,借你这坛仙神酒对饮一番如何?”

    原剑山心中暗骂,虽然很舍不得,但他也想要看到陆峰尝尝这神雷入体的滋味,便大方道:“尽管饮用。”

    “好!”

    挥手之间,陆峰取来两个大碗,倒下满满的酒水,并搀和下了大量的神雷之液,简直比原剑山还要疯狂。

    轰轰....

    一碗酒直接灌下,陆峰浑身雷光密布,他仿佛是一尊神灵,雷电被他操纵,连昏暗的天音楼之内都被他给照亮了,简直是洒下了诸神的光辉。

    诠释着自己的道与理。

    “这种变故!”

    阎寒大吃一惊。

    他岂能看不出陆峰是在享受这股力量,非但没有任何的伤害,仿佛他的五脏六腑是金铁一般,在此刻接受着锤炼,欲要打造出一副无坚不摧的身躯。

    大笑一声后,阎寒大笑,也是仰头灌下。

    “我也要喝!”月泪儿此刻也惊呼道。

    没过多久,这一大坛仙神酒便在三人的对饮下很快就见空了,还有着一副意犹未尽的神色。

    “兄弟好本事,连我都要自甘下风。”

    阎寒的身上浑身冒着黑烟,皮肉都发出焦臭的味道。

    那月泪儿也就算了,本体是月桂神树,自小就被雷劈惯了。

    可那陆峰看着细皮嫩肉的,然而他喝下了那么多仙神酒却好似一点事情都没有,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那些酒水都化为了他实力强大的养料。

    这是自然。

    陆峰肉身达到命船境,古往今来都没有几人,而这区区的魔族肉身又算什么,几乎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原剑山整个脸色都变了,非但没有看到陆峰丢脸的模样,反而一大坛仙神酒白白便宜了此人,并让他成为了最耀眼之人。

    月华音眼中闪烁着奇异的规则,她甚至都要以为陆峰是神灵转世了,肉身简直强大的不像话,连最为脆弱的五脏六腑都达到了她要仰望的地步。

    “既然酒已经喝完,那便要有些节目助助兴,不知你原剑山可敢接下我的挑战。”

    突然之间,阎寒话锋一转,魔意森森的血色目光盯紧原剑山,一股强烈的战意迸发而出。

    “凭你也敢挑战剑山师兄。”薛威跳出来大叫。

    “滚,一个碍眼的东西,也有资格在我大喊大叫,如果不是看在这里是天音楼,你的头早就被我取下当作球踢。”

    阎寒早就看不惯这个如跳梁小丑的薛威,挥手一股磅礴力量震向薛威。

    毕竟是自己的追随者,原剑山一道无相剑气涌出,眉头微皱道:“这里乃是天音楼,你我在这里打打杀杀怕是不给华音的面子,等离开了,便陪你战个痛快。”

    “无妨,我天音阁自有斗法之地。”

    月华音挥挥玉手,似有一轮小明月出现了,变成了一方战台,强烈的空间波动涌现,其实是在空间夹层内。

    “不过点到即止,你二人真要战起,我这天音楼都要被拆了,就以一招来决断胜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