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6章 腐朽的过程

作者:跳舞的傻猫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万域天尊最新章节!

    当听到这个新鲜的名词,陆峰好奇的问道:“纪元之泪?”

    他知道,纪元乃是衡量时间的一种单位,代表着一段悠久漫长的岁月。

    正如诸天之中,到底经历了多少纪元,已经难以推测了。

    毕竟,一个纪元的时间太长了,只有那些无上存在们才会以这个计算时间。

    “正是纪元之泪,陆峰你该知道,普通的千年万年已经难以阐述诸天的久远,而每一个纪元是一段久到难以计算的时间,每一个纪元过去就代表着诸天又增添了一道年轮,就如一个凡人,增长了一岁,也成长了。”

    方运耐心解释,这是一种时间永恒之道,陆峰知道的越多他就会越明白该去如何创造一个永恒的纪元。

    “一个纪元过去,就带着一个时代的落寞,会产生种种不可思议的变化,有时候甚至会产生极为恐怖的诸天大劫,连那种超越祖圣的无上强者都有可能陨落,不过这也是稀少,许多个纪元累积的大劫才会爆发到这种恐怖。”

    闻言至此,陆峰的脸色开始凝重,那寰宇帝尊便是陨落在了诸天大劫中。

    “只有产生诸天大劫的纪元才会出现纪元之泪,陨落的强者越多,诞生的可能性就越大,而这纪元之泪便拥有着一种能够洗涤道心,明悟圣道的神奇之力。”

    “是强者陨落之后的灵魂本源气息凝聚,所有才叫做纪元之泪。”

    听到了这里,陆峰才是知道了纪元之泪的珍贵,不在时间本源之下,甚至更为难得。

    “只可惜,纪元之泪虽然弥足珍贵,但对我修炼的天机一道,这涉及到命运的圣道却是难有作用。”方运有些惋惜的道:“如果能够得到传闻之中的宇宙之泪,才能大大推演我的天机一道。”

    “宇宙之泪?”陆峰道:“难道是每一次宇宙大轮回才能产生的物质。”

    “没有错,其实每一次纪元经历的多了,也正是诸天万域腐朽的过程,从幼年到了壮年,在到老年,直到彻底腐朽死亡,这可以称之为一次诸天大轮回的过程。”

    方运点点头。

    陆峰立刻就明白了:“诸天万域也会老死,不过这老死的过程对于我等而言太漫长了,只有那种无上存在才能清晰的洞穿出时时刻刻的变化。”

    “我的记忆中虽然没有经历过宇宙大轮回,但是我却知道,宇宙本源的腐朽对于武者来说是灾难的,就如东玄,陷入末法时代,然后为了争抢资源,渡过诸天在一次新生,会产生血腥的厮杀。”

    “因为,到了那种时候,诸天几乎不产生修炼资源了,而一个武者,没有充足的资源支撑,力量会渐渐的枯竭,直至无法抵抗住诸天毁灭的气息,彻底灰飞烟灭。”

    方运说到这里,也颤了一颤,“无上存在到了那种时候也会毫不顾忌的出手,宇宙大爆炸后便是会经历到下一次轮回之中,产生许许多多上一个宇宙枯竭的资源,谁能够得到更多的好处,就代表着能在下一个时代是否能够突破到更强的境界。”

    “宇宙之泪的可怕之处在于,只要搜集到百滴千滴便可以直接成为无上存在。”

    陆峰不经倒抽了一口凉气,居然还有这种宝物,能让人跨越祖圣,成为无上存在,要知道,每一个无上存在都是领悟了天道,不死不灭的强者。

    他们修道的经历,就是神话,就是传奇。

    “我们走吧。”

    暂时平息了心情,陆峰收起纪元之泪,离开了这座时空廊室。

    “这里面栽种了更多珍惜的神药,比之前发现的还要珍贵,并且这里还有两具更强的机关傀儡。”

    陆峰继续搜索时空廊室,他一双眼睛洞射而去,任何地方无所遁形,在他一掌拍开时空廊室之后,就见到了大量的神药,乃是真正的旷世稀珍。

    他将神药收取之后,似乎是快要来到了第四层结界的尽头,就看到了在前方有着一座巨大的时空廊室。

    他立刻就打开了,炼化了时间本源之后,陆峰更是无惧这里时空之力的侵蚀,而且他看到了在里面居然是一面面的小旗子。

    每一面旗子数丈大小,无风飘扬,足足有上千杆之多,其中在最外面的,品质最差也达到了至圣器。

    而围绕在中央区域的百面,竟然都是源圣器的品质。

    但最吸引陆峰目光的还是在那中央的一杆,百丈之大,鹤立鸡群,正反两面之上都蕴含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属性,两股涟漪不断的交汇而出。

    “祖圣器!”陆峰大吃一惊。

    他也收取了不少时空廊室,见到祖圣器还是第一次,而且最珍贵的是,这些旗子显然是一套法器,可以凝结成一个异常可怕的大阵。

    入了这个大阵,就等于宣判了死刑。

    “陆兄你看,这旗子一面是空间混乱之力,而另一面则是时间紊乱之力,一同运转,将会产生出一股恐怖的搅乱时空之力。”

    方运看出了一些端倪。

    “我看出来了,每面旗子都掺杂了一些时间本源和空间本源,而且想要炼制出这么一套法器,没有大神师的造诣是根本无法成功的。”

    瞬息之间,陆峰开始收取这些旗子,他直接抓向了那杆祖圣器大旗,只要掌控了这件最关键的,就意味着掌控了全部。

    时空迷乱之力顿然井喷而出,要将陆峰放逐到一个永恒未知的虚空之内。

    但只可惜的是,炼化了时间本源的他,这种无人催动的阵旗所造成的影响并不那么巨大。

    “混乱之旗!”陆峰大手一抓,将祖圣器大旗抓了起来,“好,不愧为混乱之力,将这些旗子带回帝朝之中,我将可以制造出一个极为恐怖的阵法,到时候,又有几人能够挡住这种混乱之力?”

    “这混乱之旗能够发挥出的作用太大了。”方运道。

    “收取了这混乱之旗后,前面已经没有宝物了,接下来便是要到第四层结界的尽头。”陆峰的眼睛看向远处:“想要杀我陆峰,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鹿死谁手,尚且未知。”

    他一下就开始空间跳跃,雷霆一般席卷向结界尽头。

    结界的尽头,洪祖,无上神庭之人,羲族强者以及神族武者一个个默不作声,他们将通往第五层核心结界的道路挡住,一个个神情各态的在等待着陆峰。

    “我们这次联手,目的就是要灭杀那个陆峰。”羲宇警惕的扫视一眼:“在没有杀了那陆峰之前,我们任何一方谁也不允许去打开这一层结界的宝库。”

    “我同意这个建议。”洪祖道。

    他们都明白,这一层结界出现的最后宝物显然会远比第三层要珍惜多了,而若是提前打开宝库,他们这个各有异心,不稳定的联盟将会顷刻间自相残杀。

    他们自然明白这个道路,不会让陆峰渔翁得利。

    盖天屠阴冷的目光不断扫视:“可恨,此人如此狡猾,难道是知道了我们在这里等着他,躲在第四层结界的某处,不出来了。”

    对于陆峰的恨意,他已经达到了一种临界点。

    突然,就在他的这道声音落下的瞬间,一个浩荡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就凭你们这一群土鸡瓦狗,也想吓退本帝,哪怕你们联手,我也是毫不畏惧,谁也挡不住我前进的步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