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6章 明察秋毫

作者:跳舞的傻猫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万域天尊最新章节!

    对陆峰的算计,终于来了,一来就是字字诛心,狂风暴雨。

    现在整个镇狱城陷入备战之中,广寒之主都亲自现身,稳定军心,杀一批赏一批,就是要让所有人明白,面对地狱大军之时只可战不可退,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铁无血这句话不可谓不恨,要置陆峰于死地,不给他一点翻身的机会。

    你不是有广寒宫大长老月浮影庇护吗?

    那他就堂堂整整的算计你,死去一位半步无上的统领不是小事,若真是死在陆峰手中,以下叛上,光这条罪就是死罪。

    广寒之主正在竖威,如果她包庇陆峰,就是打自己的脸。

    他就要光明正大的借助广寒之主的手杀了陆峰。

    他相信,这位古老的存在是不会作出自己打自己脸面的事情。

    蒙威站在陆峰身后,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在发抖。

    他是知道宇文极是死在陆峰身后的,万一被广寒之主查出来,今日可真得是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落到陆峰身上,今日的事情有趣了。

    如果不是今日这个紧要关头,斩杀一位统领虽然事关重大,但强者为尊,但神庭镇狱大军的历史中并不是没有发生过,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可现在,说出来却是要命了。

    铁无血此刻的冷笑着走了出来,讥讽嘲笑的看向陆峰。

    “天恒!”月浮影把陆峰看向陆峰。

    “不错,宇文极是被我所斩,他的冰焰本源长河也被我夺取,一身修为,化为乌有。”

    万万不会料到,陆峰连反驳的话都没有,直接承认当日之事就是他所为,一脸的淡然,似乎没有意识到今日他所面对的危险处境。

    “这怎么可能?宇文极的实力在小极半步无上中也可算得上强大,拥有一条冰焰长河,更是立于不败之地,而这命运之子,虽然厉害,但也应该没有实力斩杀一尊统领。”

    “或许是当日地狱大军的冲击使得宇文极身受重伤,才被这命运之子捡了便宜。”

    “有这个可能,不过他直接说出来不就是找死吗?如果死不承认,有月浮影在一旁周旋或许这一关就能过去了。”

    校场上诸多强者震动,脑袋都发懵了,脸色疑惑,全然不知道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很好,你终于承认了,我还以为你会辩解一番,我铁无血佩服你的胆气,不过依据神庭镇狱大军之中的军规,斩杀统领,那是死罪,还请广寒之主公正平断,不要让诸位统领心寒!”

    铁无血微微惊讶,随即脸上的笑容更盛,看向了广寒之主。

    “广寒之主,其实这背后是有隐情,不像铁无血说得那般。”

    月浮影承受陆峰很大恩情,她冰冷的目光看了眼铁无血,随后起身替陆峰求情。

    “大长老,这是他已经承认的了,你就不要为他求情了,若不严惩他,如何向诸位统领交待,我可以仁慈一点,废除他修为就可,死就不必了。”

    铁无血假仁假义,一副置陆峰于死地的嘴脸。

    到了陆峰这个境界,掌控滔天之力,如果成为一个废人,那是比死还要痛苦百倍。

    “此事,我自有平断。”广寒之主缓缓的道。

    “怎么回事,宿玄先生,你推断出什么玄机不成?”

    那个宝衣男子道。

    “这事情的背后没有这么简单,以我的法力神通还无法推断出命运之子具体做了什么,不过广寒之主的法力却可以,在仙的时代时她就是无上造物的境界,法力深不可测。”

    宿玄先生摇了摇头。

    “好了,关于那日的事情我已经清楚,天恒此事说不上对,但也说不上错,不赏不罚,就此揭过。”

    过了一会之后,广寒之主开口了。

    听到广寒之主的话,铁无血脑袋一懵。

    明明这个天恒都亲口承认是他杀了宇文极,但偏偏广寒之主说他无罪,这让他怎么也想不明白,难道公正的广寒之主真会偏袒命运之子。

    铁无血上前数步,阴沉的道:“广寒之主难道你的公平就是这样吗?如果广寒之主不惩罚这天恒,还宇文极一个统领,属下会请铁血之主明断秋毫。”

    “哦?你是在质疑我的判断?”广寒之主道。

    “属下不敢,只是想求个公道。”

    铁无血额头上全是汗水,如果不是占据了道理,他哪敢对广寒之主这般说话。

    “也好,既然如此,我就让诸位统领都看看当日的真相。”

    广寒之主说话之间,挥手一道光幕打出,如同时光倒流,真实上演般,顿时所有人就看到了当日在防线内发生的事情,就如同身临其境般,以造物主的目光观看。

    “这广寒之主好大的法力,这不是普通的回溯,而是真正利用到了命运规则,把这段沉寂入命运长河的历史给提取了出来,这是一些无上都做不到的手段!”

    陆峰心中暗暗想着,对这些古老无上的手段越发忌惮。

    不过他看着这光幕,神色如常,他既然敢承认,就有十足的把握广寒之主不会惩罚自己,这铁无血算计自己的手段注定会落空。

    “这天恒统领好强大的法力,一人杀入地狱大军之中,以粉碎本源长河遏制住地狱大军的冲击,真有一人当关,万夫莫开的雄伟姿态,一人堪比千百支军团。”

    现在,广寒之主把当日的事情都回溯了出来,许多人都在仔细观看,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三尊地狱半步无上,好强大的阵容,你们看,宇文极居然退回去了,他在打开时空挪移大阵,要放弃防线,逃跑了。”

    “关键的来了,快快看这宇文极做了什么,身为统领居然不亲自阻挡地狱半步无上,反而把他麾下其余军团拒于悬空岛外,把他们当作炮灰,这和那天澜军统领所做之事又有何差别?”

    这些人越看越心惊。

    “原来如此,事情的本质是这样的,宇文极算计命运之子,想借地狱之手杀了他,但没想到,命运之子实力强大,非旦不死,反而镇压了地狱三尊半步无上,挽救了防线的溃败。”

    他们终于事情的本质。

    “该死该死,这宇文极是真得该死,匹夫一怒,血溅五步,换做是我也要杀这宇文极,神庭镇狱大军是有军规,但军规不是一定的,命运之子有血性,我赞同他的做法。”

    “哼,这宇文极就是一个废物,算计他人不成反被斩,居然今日还有人为他说冤,哪里冤了,明明是他找死!”

    “这次铁无血该无话可说了!”

    一时之间,在场的这些统领都明白了,纯粹是宇文极找死而已,身为统领,把自己手下当作炮灰,随意算计,这让很多人都不屑。

    “铁无血,你还有疑问吗?”

    广寒之主的声音传递而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